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綠光 > 一夜公主(上)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一夜公主(上)目錄  下一頁


一夜公主(上) page 5 作者:綠光

   
  余光瞥見她猶豫不決的神色,華逸暗暗偷笑著,正打算跟她坦言是逗她的,可誰知道臉一轉,她的小嘴就親了過來,不偏不倚就親在他的嘴上。

  瞬地,兩雙大眼對視著。

  兩人在彼此的眼里瞧見自己的身影,瞧見錯愕,一時間皆不知該如何反應。

  「主子,奴才撐不住了!」

  遠處傳來查慶的聲音,教華逸猛地回神,連忙退開,干咳了聲,道:「走吧,四哥帶你去瞧瞧金露華?!顧底?,隨即一把將她抱起。

  她呆住了,渾身僵硬不能動。

  她竟然跟個男人親嘴了……這個家伙確實是知道兩人非兄妹,所以惡意輕薄她的吧!簡直是變態,竟然對個六歲娃兒出手,皇族中果然很多以荒淫出名的頑劣之徒,對他生出的那么一丁點大的欣賞,瞬間灰飛煙滅。

  真是個無恥卑鄙的家伙!千萬別落在她手里,否則就有得他受的了!

  她心里腹誹著,可是當她瞧見一整片的金露華在微弱的金光中閃耀時,心里什么惱的怒的,瞬地消失不見。

  取而代之的,是無法言喻的激動,甚至激動到眼前一片?:?,淚光閃爍。

  悲傷、喜悅一股腦兒襲向心間,像流落他鄉的游子,終于回到故鄉。

  「千華,漂亮吧,是不是就像四哥說的一樣,成串如瀑?」他單手抱著她,一手指向整片的金露華,回頭時,掛在嘴邊的笑意凝住,瞬間慌了手腳?!蓋Щ閽諂母緶??四哥不是故意要讓你親嘴?,四哥是要逗你,可誰知道你就親了上來,四哥……四哥跟你道歉,不哭了,好不好?」

  她眨了眨眼,豆大的淚水不斷滑落,無法解釋充塞胸臆的激動是為哪樁,目光落在他慌亂的面容上。

  突然,她有些明白了,為何當她初見華逸時,她內心有股莫名的激動,一如她看見這片金露華,那是游子回家的感覺,是游子尋回親人的感覺。當她在這里清醒時,常覺得內心像是有兩股意志并存,她無意識地親近華逸,心里是不喜又不解的,可眼前這一刻,兩股分歧的意志合而為一了。

  「千華,你打四哥吧,想打哪就打哪,別哭了?!夠莼諾瞇畝繼哿?,將她鬧哭真的不是他的本意。

  她靜靜地瞅著他,突地伸手輕撫他的頰,淺淺揚起笑意,安撫他。

  洗練世故的他,竟會被她的眼淚給嚇得手足無措,光看他這模樣,就覺得能原諒他了。

  「……千華?」華逸不解地瞅著她,難掩不安。

  宮里就只有她這么一個小公主,這么小的娃兒,柔柔嫩嫩的,無聲流淚的模樣教人心疼,現下卻又破涕為笑,實在是教他摸不著頭緒。

  瞅著他,她探手環抱住他的頸項。

  雖然從頭到尾,她對過去和現在都厘不清,但她此刻的喜樂悲傷是如此的深刻,彷佛回到了亙古曾停留過的時光,教她相信華逸之所以能松開她的心防,許是他倆曾經相處過。

  兄長……如果能有個兄長疼她寵她,那該有多好。

  面對她主動送抱,華逸先是錯愕,隨即心喜地將她摟進懷里。

  她是他從小看大的娃兒,從牙牙學語到學步,都是他在一旁看著的,哪怕曾經親近過他,卻也在敬妃去世后變得淡漠不語,如今主動抱著他……他忍遏不住地親吻她的發,唇角是止不住的笑意。

  「四哥答應你,往后再也不逗你了,不管你想做什么,告訴四哥一聲,四哥會想盡辦法幫你完成?!?br />
  淚水還在流,嘴角卻因為他的承諾而勾彎著。她撒嬌般地貼在他的頸項間,輕輕地點了點頭,感覺他的手不住地撫著她的發,那是她從未享受過的寵溺,不知怎地,竟教她昏昏欲睡了起來。

  不會吧……難不成她一覺睡醒,便要將她送回她所處的南朝?

  等等、再等等,她是如此貪婪地渴望這擁抱和疼寵,再多給她一點時間,她還舍不得太早夢醒。

  她無聲祈求著,黑暗卻是鋪天蓋地而來,環抱的雙手突地松落。

  華逸察覺她的不對勁,隨即抱著她往回跑,見青齡和查慶守在金露華園外,忙吼道:「傳御醫,快!」

  半夢半醒間,她好似聽見了責罵聲,聽見了華逸低聲認錯著。

  她奮力地張開眼,從床邊人群縫隙里,瞧見皇上正斥責著華逸,而圍在床邊的宮人喜聲喊著,「皇上,公主醒了?!?br />
  宮人一喊,皇上隨即快步走來,欣慰地輕撫著她依舊發燙的小臉?!蓋Щ?,可覺得好些了?」

  直睇著皇上焦急的神色,她虛弱地閉了閉眼,從被窩里探出的小手握住他的,啞聲低喃,「父皇……不關四哥的事,是我貪玩……不要怪四哥……」

  「好,你怎么說怎么好,可你得要趕緊將身子養好,別讓父皇為你擔憂?!夠噬鮮鈾縲募饃系囊豢槿?,眼見她虛弱得連話都說不清,心疼得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  「好……」她啞聲承諾,小手朝華逸伸得長長的?!桿母紜?br />
  華逸趕忙湊到床邊,緊緊地握住她發燙的小手?!蓋Щ?,四哥就在這兒,對不起,都是四哥不好,四哥沒察覺你身子不適,才會教你吹了風后又發起熱?!顧忱⒕?,不舍的很。

  「是我貪玩……」她很堅持地道,看向皇上,可憐兮兮地道:「父皇,別怪四哥……是我貪玩……」

  彷佛怕皇上不信,她一次又一次地說著,小手緊緊抓著華逸不放,直到又昏了過去。

  華逸心頭一緊,只能緊抓住她的手。哪怕她什么都沒說,他就是知道她是刻意為他開罪,才會一遍又一遍地強調著,要父皇別責罰他。

  「張御醫!」皇上見狀喊道。

  守在門外的張御醫隨即入內替公主診脈,不一會兒便道:「皇上放心,公主只是服藥后昏睡,這藥會讓她發汗,待她清醒后熱就會慢慢退去,只是得要讓公主每一個時辰服上一次?!?br />
  「父皇,讓兒臣留下來照顧千華吧?!夠菝Φ饋!父富?,兒臣多少識得藥材,可以親手給千華熬藥,再親自喂她喝藥……父皇,就當是罰兒臣吧,是兒臣沒將千華照顧好,給兒臣一個機會彌補?!?br />
  皇上見狀,心想依張御醫的說法,千華的身子應是無大礙,再見華逸有心彌補,便答允了他,再交代了范貴妃,讓宮人全在門外候著。

  「逸兒,千華一有狀況便讓青齡趕緊通知我?!狗豆簀肴ブ?,神色嚴肅的囑咐著。

  南朝華氏從關外入關內,一直是陽盛陰衰,照理說男丁興旺是多少王朝求之不得的事,可華氏尚在關外時就有個傳說,只要族內產下女嬰,便是盛世之時,如今隔了幾代總算出現一個娃娃般的嬌俏公主,簡直是皇上心頭的寶,不容一丁點的損傷。

  「兒臣知道?!夠莩遼底?。

  待范貴妃離開后,只要時候一到,華逸便親自熬藥,抱著華千華一口一口地喂,守著時昏時醒的她,幾乎可以說是寸步不離。

  待華千華清醒時,就見伏在床邊打盹的他。

  她眨了眨眼,瞅著他半晌。想起之前她瞧見那片金露華時,就如初見他的第一眼,有一種終于回家的狂喜。

  為什么呢?難道她曾經存在這里?

  就算如此,也沒必要特地將她帶進這場夢境里吧?

  這場夢到底有何用意?

  正忖著,余光瞥見他濃纖長睫微動了下,隨即坐直了身,一張眼便是查看她,一見她已清醒,隨即笑咧了嘴,那一瞬間,彷佛入春瞬間綻放的桃花般。

  她想,用桃花形容男人實在不倫不類,可是卻又萬分貼切。
 
 
 

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和平精英腾讯官网 言情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