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綠光 > 一夜公主(上)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一夜公主(上)目錄  下一頁


一夜公主(上) page 18 作者:綠光

   
  然而這一刻,請允許他貪婪地嗅聞殘存的余香。

  華逸加快了速度,殺紅眼般地將外族一再逼退,甚至是無情地屠殺著。

  為了趕在明年初回京,華逸鐵了心,滿身肅殺之氣讓與他親近的幾名副將都為之輕顫。

  此外,他不再對京城發出捷報,待確定徹底平定了外族騷擾后,在隔年正月雪虐風饕中,帶著一支勁旅無聲無息地回京。

  可惜,他終究是遲了一步,又或者該說霧城里根本就藏著華透的眼線,泄露了軍機,在他離京尚有百余里路時,獲知皇上已經駕崩。

  待他整軍日夜趕回時,華透早早派人守在城門迎接他。

  華逸隨即進宮,一進南天宮,看著身著白袍的華透,他單膝跪下?!賦嫉薌噬稀!?br />
  一句皇上教華透面露喜色,隨即將他拉起?!桿牡茉諍凳裁?,父皇駕崩,可沒留下由我襲位的遺詔?!?br />
  「父皇走得急,這身后事肯定沒備得周全,然而三哥長于臣弟,自然是由三哥即位?!顧貿鍪愕某弦?,就盼華透別再對他趕盡殺絕,別逼得他沒有后路,不得不弒君。

  「早朝上要是有四弟這句話,三哥就放心了?!?br />
  「沒問題的,三哥盡管放心?!垢富始任蘗糲亂炮?,那么必然是由內閣首輔和禮部尚書、三公從僅存的皇子里推舉,他要是無心爭奪,只要在早朝上支持華透即可。

  華透輕點著頭,突地用極輕的音量道:「千華及笄了,但是因為父皇駕崩,她的婚期延后了一年,四弟可開心?」

  華逸神色不變地噙著笑?!改莧們Щ侔橐荒?,臣弟自然是歡喜,但姑娘家總是要出閣的,與臣弟開不開心又有何關?」

  「既然四弟肯幫三哥,那么三哥又有什么不能幫四弟的,待朕即位后,朕可以廢了千華的封號,好讓四弟帶她回豫州,與她雙宿雙飛?!?br />
  華逸笑意不變,甚至笑嘆了聲?!富噬顯謁凳裁茨??千華是妹?,是咱們的妹子,說什么雙宿雙飛……皇上想哪去了?」

  華透笑瞇眼,拍了拍他的肩?!甘請尷氬砹?,瞧你日夜行軍肯定是累了,為了明日早朝,你早點回王府歇著吧?!?br />
  「多謝皇上?!?br />
  華逸的笑意始終完美地展現在眉眼間,直到踏出皇宮才褪去,在綿密大雪之中,他神色寒鷙如鬼,回頭瞧了南天宮一眼,隨即縱馬回豫王府。

  一陣腳步聲傳來,又急又快,正在書房里發呆的華千華疑惑地走出房外,就見一身軍戎的華逸朝她大步走來。

  「王爺?!狗客庖桓膳竟硨白?。

  華逸笑瞇眼,對著為首的青齡道:「下去吧,天候正冷著,到廚房去喝點熱湯?!?br />
  「謝過王爺?!骨嗔湎殘ρ湛卮排久搶肟?。

  華逸目送一干奴婢離開,才轉頭笑睇著華千華?!蓋Щ!顧粕階?,目光貪婪地在她的臉上流連著。

  才多久不見,怎么已是含苞待放之姿?瞧她傻愣地看著自己,像是不敢置信自己會突然出現在王府里,便自己朝她走近。

  「千華?!顧階?,心想不能抱她,掐掐她的頰該是無妨,況且眼下并無他人,一丁點放肆該是被允許的吧。

  正忖著,便見華千華像是回過神,展開雙臂緊摟著他,教他驀地一頓。

  「四哥……我不是在作夢吧……」她啞聲問著,近來宮中沒傳來半點消息,她特地捎訊給范恩,但范恩也對霧城戰事一知半解,正擔憂著,他竟然就出現在她面前了。

  華逸喉口抽動著,垂在身側的雙手緩緩抬到半空中,正欲環抱住她時——

  「王爺,你回來了!」

  雙手突地頓住,就連華千華也立即從他懷中退開,轉過身拭淚。

  華逸吸了口氣,回頭揚笑,「妃伶,我回來了?!?br />
  還好……他尚有一絲理智。

  這一夜過后,華千華甚少與華逸碰頭,只因華透已正式登基,而就在華透登基的隔日,五倫塔失火了,燒死了至今依舊被關在里頭的兩位皇子。

  再過幾日,莫名的,皇后也暴斃而死,甚至多位大臣因小事惹怒皇上而入獄,朝堂上百官人人自??。

  她將一切看在眼里,知曉華透正在肅清當年所有看不起他的人,將親近的人擺在身旁的位置。

  大半年過去,已經肅清得差不多。

  而華逸呢?

  外族已平,君王已易,他是否會被要求前往邑地?而她呢,正準備住進已經竣工的公主府等候出閣。

  那么……她什么時候才能再見華逸一面?

  「公主,王妃來了?!?br />
  青齡的聲音教華千華回過神,幾不可察地嘆了口氣?!肝抑懶恕!咕」懿輝?,她還是起身迎接守妃伶。

  「公主,這是我讓廚子備的糕點,你嘗嘗?!故劐嬉喚?,便讓奴婢將糕點茶水擺在榻幾上,拉著她分坐在錦榻兩邊。

  華千華看了眼糕點,沒太大興趣,端起茶淺啜著,狀似隨口問:「四嫂,四哥都已經回京了,你還天天到我這兒來,不怕冷落四哥?」她說著,配著茶咽下了口中的酸味。

  她知道,四哥不曾來探她,那是因為他得伴著守妃伶,而她,嫉妒著,卻也厭惡著嫉妒的自己。

  半晌,等不到下文,不由抬眼望去,豈料她一席話卻教守妃伶眼眶微紅。

  「……怎么了?」她不解問著。

  「公主,我知道你是王爺最疼愛的妹妹,所以……能不能請你……」像是難以啟口,她抬頭以眼神詢問跟伺身旁的嬤嬤,才又低聲道:「能不能讓王爺偶爾進我的房?」

  華千華疑惑地瞪著她?!桿母緗疵喚納┑姆???br />
  「公主,不是近來,而是王爺甚少進王妃的房,甚至……」跟伺的嬤嬤咬了咬牙,道:「至今都未圓房呢?!?br />
  「嬤嬤!」守妃伶羞惱地低吼著。

  華千華則是難以置信極了?!岡趺純贍堋棺邢桿闥?,華逸成親已經兩年多了,怎可能至今都尚未圓房?「四嫂,想來該是陰錯陽差了,你別誤解四哥?!?br />
  「怎么說?」

  華千華輕嘆了口氣?!桿母緋汕酌歡嗑?,母妃就亡逝,而后四哥就被派往霧城……不是四哥不愿,而是近來朝中正值多事之時,再者父皇駕崩,閨房之事本就該消停的,四嫂該是清楚?!?br />
  她心里五味雜陳,有一部分不解華逸的作法,有一部分慶幸他們尚未圓房,可想著她自個兒都覺得好笑,就算現在不圓房,將來也必定會圓房,他們之間壓根沒有她能介入之處,她還在慶幸什么?怎么至今還不死心。

  守妃伶羞紅臉,小聲道:「公主誤解了,我不是為了圓房,我是想跟他聊些體己話,可是送了茶水過去,王爺也僅只是要我去歇著,不必替他忙活,可我又忙了什么?他是我的夫君,為他忙活不是天經地義的?偏偏他連我送去的茶水也不喝,甚至連和我多談一句都不肯?!?br />
  華千華想了下?!桿納┒嘞肓?,我方才說了,新皇登基,近來朝中事多,而四哥掌五軍營,軍務本就繁忙,移防操演什么的,我記得那時四哥好長一段時間連宮里都回不去,但這些雜事總有處理完的時候,或許過陣時日就好了?!?br />
  「嗯,公主說的是,都怪我什么都不懂?!故劐嫘咔擁卮棺帕?,像是羞得想要找個地洞躲起來。

  「四嫂別胡思亂想,該要開心四哥不再領軍出征了?!?br />
  「是啊是啊,啊……喝茶,吃糕餅,這可是栗子口味,綿密細軟,甜而不膩?!故劐娓廈獾鬩頻剿媲?。

  華千華笑了笑,順從地嘗著糕點。
 
 
 

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和平精英腾讯官网 言情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