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唐歡 > 千金命不凡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千金命不凡目錄  下一頁


千金命不凡 page 32 作者:唐歡

   
  “明日,我帶你去見她?!彼陣憑城扯?,“人家也未必真肯嫁我呢,所以,先不必擔心?!?br />
  這語氣好像是在故意逗她玩,不過,她喜歡看他的笑眼,彎彎的,亮如春水,燦若明辰。彷佛有月華投射在他臉龐上。

  她想待在他身畔,就這樣一輩子待著。

  第十四章  水中的佳人

  蘇篤君推開書齋的門,坐至桌案邊。每天晚上,他總要看一看案上的畫卷,飲上一盞茶,而后再處理公文,這幾乎成了一種習慣。

  這畫卷,他從染川帶到京城,千里迢迢。

  畫上,是他的肖像,其實畫的并不完全相像,然而神韻卻掌握得很好,想來,是仔細琢磨了一番的。

  他撫了撫落款處——春曉居士。

  第一次看到這個名字,大多人會以為是個男子,或者是個俗人,只有他知道,名字的背后有著一張清秀靦腆的面容。

  他記得初次見她,第一個印象就是一個跟在慕容縣主身后的小可憐。聽聞她是個官家小姐,卻感覺像個奴婢。

  慕容翎時?:瘸饉?,她也任罵任怨,完全沒有千金的尊嚴。

  那時候,他初到清縣任職,深知這里水深,他覺得要提防府尹孫仲堯,因其任府尹這些年來,清縣的縣尹死了一個又一個。

  而她是孫仲堯的女兒,他想,若要調查孫仲堯,必得先從她和孫廷毓姊弟倆著手。

  所以,他先接近孫廷毓,結果倒是從孫廷毓的口中,知道了許多關于她的趣事。

  有一次,慕容翎賞了果子給她,似是故意戲弄她,那些果子都酸得很,然而,她全吃光了,因為她怕得罪慕容翎。

  她咬著酸果子,眼中泛出淚花的模樣,讓他第一次有了憐憫之心。

  還有一次,他在街上看到她母親責罵她。那天好像是七夕燈會的日子,也不知她的母親為何勃然大怒,不顧體面,就這樣站在街邊罵她罵了半個時辰。

  所有的人都在圍觀,在一旁竊竊私語、議論紛紛。

  她垂著頭,乖乖挨罵不敢頂嘴的模樣,讓他再度垂憐,從此心里對她有了特殊的印象,直到那一天,他看見她在放河燈,像是在為心上人祈??。

  他很好奇,她的心上人到底是誰?她平日大門不出二門不邁,又何來心上人?

  當從水中撈起河燈的一剎那,他怔住了。

  那燈上,竟寫著他的名字。

  彷佛是暗中傾慕了他很久很久,她在祈福的時候,也不知該寫些什么,只寫了四個字——平安喜樂。

  呵,好尋常的愿望,卻又似乎很難實現。

  他把那盞河燈放回去,彷佛在助她完成心愿般,他發現,看著那河燈緩緩漂遠,他不禁微微笑了。

  從那以后,他開始更加注意她,就像她暗中注視著他一般,他也在偷偷凝視著她。他總想著當他卸了任,可以正大光明去她府上正式認識她、跟她說話,向她提親,但連他自己也不知道,這一天何時才到來。

  倘若,她的父親真的參與了什么違法的勾當,他會網開一面嗎?

  就這樣一直矛盾著,所以,他遲遲沒能正式認識她,跟她正經說上一句話。

  直到有一天,傳來消息,說她不慎摔傷了,患了失心癥,忘了許多事情。

  他很驚訝,也想著她是不是再也記不起他了?那些往昔暗生的情愫,她可否還記得?

  呵,大概他是癡心妄想。她連最最清楚的事情都不太記得了,哪里還會憶起那些曖昧不明、難以捕捉的小事?

  他有些后悔,后悔沒能早一點跟她多說幾句話,待到再度與她在河灘相遇,只能假裝成陌生人。

  如今,他對她而言,也只是一個定了親的對象,稱不上太熟稔。

  蘇篤君微微嘆息,將畫卷收好?;蛐?,時機已經到了,再等下去,對他真是折磨。

  這一次,他要趁來得及的時候,做該做的事。

  孫柔嘉站在河堤邊,等待蘇篤君的到來。

  她憶起那天晚上與他一塊兒放河燈的情景,心中微動,可惜現在是白晝,這水岸邊亮晃晃的,不似那晚月色朦朧。

  今日,他說會帶心上人來見她,天知道,她是鼓了多大的勇氣,才有辦法站在這里。她突然后悔了,不該答應他來此的,然而現在打退堂鼓卻有些遲了,她只盼等會兒不要失態才好,若是她忍不住臉色緊繃,眼眶含淚,那才糟糕。

  “柔嘉?!鄙硨?,有人喚她。

  他來了,終于來了。

  雖然這樣親近的呼喚讓她歡喜,但此時此刻聽到他的聲音,還是讓她心頭一顫。

  她幾乎不敢回頭,因為害怕看到站在他身側的女子。

  然而,她不得不回頭,自己做出的決定,總要去面對。

  回眸之間,她卻吃了一驚,“怎么回事?那位姑娘呢?”

  他只身前來,身畔并無旁人。

  “哦,她早來了?!彼陣憑⑿Φ?。

  孫柔嘉奇怪地四處張望,人早就來了,那是坐在附近哪間茶水鋪子里納涼嗎?

  說不定……對方也在暗中觀察著她?

  孫柔嘉只覺得有些窒息,想說什么,卻又半晌說不出話來。

  “來,我帶你見見她?!彼陣憑锨暗?。

  她點點頭,他卻忽然牽過她的手,這讓她有些茫然。

  他與她之間,從來沒有這般親密的舉動,他與她執手相握,他掌心的溫度這般真實,卻似夢境。

  因為怕她退縮,所以他才會主動牽她的手嗎?又或許是他心存愧疚,對她還有一絲憐憫?畢竟作為他未來的妻,要去見他真正的心上人,對她來說終究有些殘忍。

  然而,他卻帶著她下了碼頭,站在離河水很近很近的地方,只要輕輕彎腰,便能掬起清水。

  “看?!彼?。

  “什么?”她迷惑的望著他,不解其意。

  “我心儀的女子,她就在水中?!彼陣憑σ飧?。

  什么意思?該不會那人是水妖吧?

  孫柔嘉結結巴巴地道:“什么意思?她去世了嗎?失足落水身亡的?”不過,看他那笑咪咪的模樣,彷佛又不太像,心愛的人過世,哪可能笑得這般歡快。

  “你在水里看到了什么?”他哭笑不得。

  “水啊……”她傻呆呆地答。

  “還有呢?”

  “兩岸的倒影?”或者,路過的船帆?

  “你那心儀的女子長得還不錯呢?!彼鍶峒甕徘宄旱暮鈾?,嘴角翹起一個美麗的弧度。

  “比京城許多名門閨秀都漂亮?!彼鸕?,“蘇某的眼光向來不錯?!?br />
  她喜歡漂亮這個詞,所謂“絲欲沉,如在水中時色,謂之漂亮”,昔日用來形容絲之色光灼然,后人以喻女子,無比貼切。

  她看著水中的自己,或許因為心中歡喜,頓時滿面光華。

  他靠近一步,離她很近很近,她便順勢倚在他的肩頭。

  生平第一次,與一個男子如此親昵,而且還是她心愛的男子,上蒼真待她不薄,這段時間她所有的彷徨、憂傷,都得到了補償。

  她想到從前的孫柔嘉,著實比她可憐了許多,所幸對方的魂似乎還殘留在身體里,從今往后,她會把她們倆當成一個人。

  她要代原主活下去,活得更好,愛她所愛,這樣的話原主若真有殘存意識,應該也會欣慰吧?

  “蘇篤君,我要嫁給你?!彼雷潘募繽?,輕聲說道:“這輩子,只嫁你?!?br />
  河畔無人,這個白晝,世人都在岸上忙碌,彷佛只剩下他們倆傍水而立,她這句話也只有他聽到。

  孫柔嘉回到家中的時候,還是有些恍惚。

  方才經歷了那么一場天大的歡喜,任誰都會沉淪其中,一時無法自拔,她覺得接下來的好多天,她大概都會如此。

  她在花園中坐了一會兒,傍晚風涼,已經立秋了。
 
 
 

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和平精英腾讯官网 言情小說